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一生中的最爱 >> 正文

【军警杯★小说】远亲------那些年,那些事之三十二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古嫂喂了猪,就去毛房蹲坑,刚蹲下,就听门口有孩子喊,喊得急,喊得响:“来客人了,来客人了。”

古嫂不得不起身,边系裤带,走小步跑,跑到门口,见有辆轿车停着,周围是一群大人孩子,奇怪的看着车。

走来的是个男人,微笑着,见面就喊嫂子。

古嫂不认得:“你是?”

“你不认识我,但你知道喜梅吧。”

“喜梅?城里二妈家的喜梅?”

“对的,喜梅是我媳妇。”

“啊,喜梅的男人?”

“对了,我们也是挺亲的家人吧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古嫂有些慌,手不知咋放,腿有些抖。

来人也不客气,走进院里,古嫂跟着,不知说啥。

“嫂子,去县里办事,路过,就进来看看,我和喜梅结婚都五年了,咱们也没见过面。

古嫂点点头。

“喜梅告诉我,你一个人在这里,我就来看看。”

“快进屋。”

来人眯着的眼,溜到了古嫂隆起的胸,看的古嫂脸红,手捂住奶子。

来人这走走,那看看,脸沉着,不住的叹气:“咋还这样?连块砖都看不到?”

古嫂陪着走,陪着看,也不知说啥。

走到猪圈,来人笑了:“这是唯一值钱的东西。”

古嫂也笑了,说到猪,她心里开了花:“是呀,八个月了,过年就够刀了,肥膘足有三指厚。”

来人从车上搬下带来的礼物,堆在炕上:“嫂子,看看就放心了,我得走了。”

“别,吃了饭再走。”古嫂见了礼物,就更不好意思:“你坐着,我去去就来。”

家里没啥,古嫂来生茂家,借了豆子,换了豆腐,在供销社赊了斤肉,又去鱼塘赊了条鲤子,把家里的小公鸡宰了。酒菜上桌,天也黑了。

古嫂把东院的堂哥古家和叫来陪客。

来人没喝古嫂的酒,从车上拿出瓶酒:“咱们尝尝这个。”

古家和没想多喝,来人不熟,又是在古嫂家,只倒了半碗。来人不干,非得倒满,古家和也只好主随客便。

来人的酒量有限,一碗下肚就晕了,倒在炕上睡了。

古家和也放下筷,没走,想了想:“你们没见过?”

“没。”

“这咋整,就你一个人,要不你去我家,我陪他?”

“不了,我也不睡,就坐这陪着,天亮他还不走?”

“有事喊我。”古家和回家了,但没睡,他对这个来人,有些不放心。

一更时,来人醒了,见屋里没人,就叫古嫂,说渴。

古嫂烧开了水,给倒上,送到来人的手里。

来人一手接过水,一手拽住古嫂:“嫂子别走。”

“干啥?”古嫂紧张起来,身子有些抖。

“不干啥,亲亲。”来人的手,去搂古嫂的腰。

“放屁。”古嫂奋力挣脱,来人手里的水碗掉了,热水都撒在来人的下身,来人大叫一声,胡乱的抖动,嘴里不住的哎呦。

古家和没睡,在院里走动,听到响动,翻墙而过,冲进屋里,张开巴掌就煽。

来人懵了,倒在地上。

古嫂也懵了,不知所措,不知说啥。

古家和打完后,才见没发生啥事,也懵了。

来人虽理亏,但知古家和没有把柄,脸阴了:“古队长,你这是啥意思呀?无缘无故的打我,我咋了?”

古家和不知说啥,瞅一旁的古嫂。

古嫂哭了,哭得很伤心,心里有话,没法说出来。

来人站了起来:“咱们去队里吧,让大家评评理,我来看嫂子,深更半夜的,你来打我,咋个事呀?”

“我,我错了。”古家和低下了头。

“那不行,话得说明白,不能就这样算了,你们俩咋回事呀?”

古嫂哭着,推着古家和:“你走吧,走吧。”

古家和唉声叹气的走了。

来人又喝了口酒:“嫂子,这人咋回事,你的相好?”

“别胡说,他是好人。”

“好人?半夜三更的来你家,好人?天亮我可去队里,问问有这样的好人没?”

古嫂脸色发紫:“你可是亲戚,别这样好吗?”

来人嘻皮笑脸的:“咋样?不就是想亲亲吗?”

古嫂想了想,走到来人面前:“亲吧,还想干啥?”

来人抱住了古嫂,胡乱的亲着,手伸向了腰带------

来人从古嫂的身上下来,又喝了一口酒。古嫂的泪一直的流着,躺在炕上,没有起身,呜咽的说:“你满意了吧?”

天亮以后,来人微笑着,同围着的大人孩子再见,同古嫂握握手:“嫂子,我还会来看你的。”声音很大,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情楚楚。

古嫂木呆呆的,傻了一般。

古家和就觉得有事,但没办法问古嫂。

北京医院治疗癫痫病贵不贵
南阳有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吗
癫痫治疗有哪些方法呢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