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一生中的最爱 >> 正文

谁的浮生乱了谁的流年

日期:2020-11-1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站在院子里,听着里面传来的吵闹声,我一脸的淡然,十二年了,自我懂事起就这样了。我抬头,一片枫叶从脸庞划落,我及时的抓住,摊开手心,枫叶仍然完好无损。蓦地,重重扔下,逃走。

夕阳西下,我还在路边看车水马龙。

“额,那个,你知道风行怎么走吗?”

“知道,可是我不想告诉你。”我抬起头,一个笑的一脸明媚如阳光的男孩映入眼眶,这是在嘲讽吗。

“哦,那好吧,谢谢你啊!”

“你做173路公车第二站下车就到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这个男孩失落的表情忍不住的想去抚平他轻皱的眉。

“谢谢啊。”

看着男孩又露出了那如阳光般明媚的笑容,我低头不语,看着他离去。

“你不回家吗?”

熟悉的声音响起,我猛地抬头,一脸的惊讶。

“我去了,然后被赶出来了。”

“哦?”明明是那么令人悲伤的事,透过月光还是可以看见他嘴角的笑。

真是好玩。

“你习惯在大街上到处闲逛吗?”

“我只是不想回家。”

“那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。”

“恩。”即使是祈使句,语气仍然不容否置。

我睁开眼,在自己的房间,自己的床上。昨天,是梦!

我掀开被子,下床,走出房门,一片狼藉,“莫 莫 莫。”

我叫Jay,我是一个喜欢吉他的男生,有一年我去北京,去找我的梦想,途中,我遇见了一个女孩,她说“我叫程凉,过程的程,凉薄的凉。”

后来,我再也没找到她。

如果你看见她,请告诉她“你还是习惯在大街上到处乱逛吗!”

天津癫痫病医院排名好不好
宝鸡有治癫痫病医院吗
洛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更好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