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我乐家具 >> 正文

【看点】耍娃的爱情故事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父母以为李耍耍贪耍,已经工作两年了,都还没有交个女朋友,因此着急起来,就常常催他耍个女朋友带回家看看。

“在大学的时候,我都已经耍了七八个了。”李耍耍对他的父母说,“我耍够了,现在不想耍了。”

“你娃冒皮皮。”父亲说,“你说你耍了七八个,怎么没见你带一个回家来?”

“没有一个合适的啥,我要耍到合适的了,才会带回给你们看的。”

“这些那些都不要说了,”父亲说,“你娃那么会耍,限你两个月之内耍个女朋友带回来我们看看。”

看到父母为自己耍女朋友的事,这么着急上火,尽管自己目前还没有那种意愿,但李耍耍还是答应了父母的要求。他想了想,掏出手机玩起了微信。微信上有一个“附近的陌生人”功能,他上去搜索了一下,看到了一个头像靓丽的姑娘,就加了她,对方很快也加了他做朋友。

“我现在就开始耍了,”李耍耍举着手机在他父母眼前晃了晃,“我保证两个月之内给你们带一个回来。”

“你娃就这样耍女朋友啊?”父亲说,“网上耍朋友现实吗?”

“耍耍,你耍朋友吗,就找你的同学或者同事耍唦。”母亲说,“在网上耍,互相都不认识,你莫上当哈。”

“你们莫管我怎么耍,”耍耍说,“我保证给你们带一个回来就是了。”

“你娃莫带个骗子回来哈?”

“我心中有数的。”耍耍说着,又低头和刚刚才加上的,一个名叫“随风”的姑娘聊了起来。她说她住在效区,刚才是路过五里店。耍耍问她是坐车路过还是?随风说她正坐轻轨路过,她还叫他帅哥,她说她喜欢他的样子。她问头像上那个人真是他吗?耍耍说是的。随风说很高兴识他。耍耍说他比她更高兴认识她。随风回复哈哈哈……

耍耍和那个名叫随风的姑娘聊了半个月,他了解到她在重庆江津上班,还是公务员,还没有耍男朋友。他就以想和她做朋友的名义,约她在重庆观音桥一家咖啡馆里见见面,对方迟疑了一天,答应周末到重庆来见他。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在咖啡馆里,耍耍对随风说,“我们耍耍看,看彼此是不是合适?”

“那你喜欢我什么?”

“那我就从你的外在说起吧,如果我描述上有差错,你莫生气哈?”

“你说嘛。”

“你的眼睛水汪汪的,在微笑的时候含情脉脉;你的嘴角在说话的时候始终挂着一丝笑意,给人的感觉甜甜的,可谓神态娇媚。还有,你说话的声音轻柔婉转,加之明眸皓齿,肤色白腻……”

耍耍边说边盯着随风的脸,看到她羞红了脸。她说:“我真有你说的这么好吗?”

“我眼中的你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“那内在呢?”

“我觉得你开放包容,通情达理,”耍耍说,“说话也蛮有趣的。”

“就这些?”

“目前,我只看到了这些,其他的优点只有等我们处久了,我慢慢来挖掘。”

随风嗤嗤一笑,耍耍觉得她笑容娇媚,夺人心魄。自己这次真该和她好好耍耍,这个姑娘确实太迷人了。

“你真有趣。”

“那我们以后就处处看?”

“好啊,”随风说话总是笑眯眯的,“那就处处看。”

“我叫李萌,”耍耍伸过手去,“重大毕业后,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。”

“我叫文娟,”随风握住耍耍的手说,“我也是重大毕业的,没想到吧?我们居然是校友。”

“啊?”耍耍说,“我学的是建筑。”

“我是中文系的,”文娟说,“毕业后就考了公务员。”

“到了重庆,你平时住哪啊?”

“照母山附近,”文娟说,“我们家在那买的有房子。”

“嗯,我家住在五里店。”耍耍说,“明天休息,我带你出去耍耍吧。”

“到哪里?”

“下浩老街,你去过吗?”耍耍说,“涂山路上还有家名叫久久米线的餐馆,都开了二十多年了。米线有筷子粗,吃时加牛肉粒、韭菜,一碗米线端上来,热腾腾的水汽伴随着臭香臭香的味道。米线是定制的,比我们平常吃到的更粗更有嚼头,淡淡的米香味在清汤中的感觉更为明显。”

“哈哈,听君一席话,我觉得你是学中文的。”文娟说,“你应该是中文系毕业的吧?”

“我真是学建筑的,”耍耍说,“我从小就爱耍,只不过耍了一些心得出来。”

“你真有趣。”

后来他俩约好第二天早上九点,在东水门大桥南桥头碰头。出了咖啡馆,文娟说她下午下班后坐车到的重庆,在街边随便吃了一碗小面就直奔观音桥这边来了。她说她感到有点累,想早点回去休息。

“我是开车来的,”耍耍说,“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轨道交通六号线在长江东水门大桥南桥头设有站点,叫上新街站。第二天早上,耍耍坐轻轨很快就到达了约会碰头的地点。文娟只比他慢了几分钟,他看到她下列车时东张西望看了看,看到他时会心一笑,就急冲冲朝他走来。她身穿一件白色连衣裙,裙子很短,裸露出两条丰盈白嫩的大腿。随着走路的节奏,她那丰满的胸部也波涛汹涌起来,耍耍感到自己都被淹没在里面了。

“等了很久吧?”

“我也是刚刚才到的。”耍耍看着她那向上翘着的嘴角,那里往上翘着,表示她正在微笑。“我们先逛逛龙门浩老街吧,里边的建筑基本上是民国抗日战争期间修建的。青砖灰瓦,青石板老路,里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博物馆,里边展示了一些金丝楠乌木根雕。那木头散发出的味道,就像某些品种的兰花,幽香迷人。”

“嘻嘻,你真会说。”文娟突然扭住了他的胳膊,紧紧依偎着他。随着走路的节奏,耍耍灵敏地感到她的胸脯有节奏地碰撞着自己的臂膀。

来到龙门浩,耍耍指着重庆作陪都时,美国在中国的大使馆,详细介绍了与其相关的一些历史人物和历史故事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?”文娟说,“和你在一起旅游都不用请导游了。”

“我只是爱耍,爱耍就耍出点名堂出来唦。”耍耍说,“不然就白耍了,一点意义都没有。”

“出来耍,有这么多讲究?”

“做什么事都是有意义的,只不过平常人都没去琢磨罢了。”耍耍说,“我们游山玩水除了散散心,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也是一种审美体验。山山水水让我们产生美的感觉,这样的感觉让我们感受到了乐趣,所以,人们才乐此不疲。如果让人感受到的不是美,比如垃圾堆,谁愿意去啊。”

“嘻嘻,你爱耍,都耍出哲学家的范来了。”

耍耍感到她的身子紧紧地依偎着自己,似乎已经把他当着自己的男朋友了。龙门浩老街依山坡而建,只不过现在的坡顶被削平了,被建成了上新街。从上往下,沿石阶巷子左拐右拐,他们来到了一棵古老的黄桷树荫下,耍耍让文娟休息一会,他去一家果汁店里,给她买了一杯柠檬果汁过来。他觉得柠檬汁酸甜酸甜的,女孩子应该爱喝还可以美容。

“你问都没问,怎么知道我爱喝这个?”

“我猜的。”耍耍说着,抬头看了看头顶高处的树荫,他看到有两只画眉在枝丫间来回跳跃着,还不时鸣叫出悦耳的声音。

“你在看什么啊?”

“树上有两只野生画眉,你注意听听它们鸣叫的声音。”

他看到文娟平息静气的样子,她闭上了眼睛,吟听了一会,她眨了眨眼睛。耍耍发现她上眼睫毛比一般人的长,一根根地都朝上翘着。

“真好听,像在鸣唱一首歌似的。”

“你真美!”耍耍说。在他的注视下,文娟的脸颊突然白里透红起来,耍耍觉得似乎有两朵桃花开在了她的脸上。

“你别这样看着我,像有两道光似的。”

耍耍看到她又有些娇羞起来,突然用手掌捂住了脸。耍耍走过去坐在她身边,把左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。她也随之把头枕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“今后别用刚才这样的目光看我,”文娟说,“有两道光芒似的,还那么深情,想把人家的心都要夺去似的。”

“有这么毒吗?”耍耍说,“我是在欣赏你呢,你太漂亮了!”

“随风潜入夜了吧?嘻嘻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慢慢想吧。”

耍耍觉得自己并没有意淫过她啊?到目前为止,还停留在审美阶段。他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她的脸蛋,感到光滑极了。

“摸我的脸干嘛?我想躺在你身上闭一会。”

耍耍又向头顶的树荫看了看,生怕那两只画眉屙下一串屎来。

逛完了龙门浩老街,耍耍带着文娟在南滨路往慈雲寺方向走了几百米,钻进了一个黑暗窄窄的巷子。由于长年照不到阳光,里边阴森森的。

“我害怕!”

文娟似乎有些紧张地紧紧依偎着他,耍耍也顺势搂住她的腰,他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了自己对她的安慰。东拐一段路,又西拐走了一段,他们来到下浩老街。过那个巷道,耍耍觉得似乎是在穿越时空一般,眼前的世界几乎还是几十年上百年前的样子。他问文娟是否有跟他一样的感觉?

“是的,”文娟说,“过了那个黑巷,又突然看见这条阳光下的古老街道,是有一种穿越的感觉。”

一个画家正坐在街的拐弯处,画着青石板路,还有路边两侧破旧低矮的房子,以及在墙角生根倚靠在墙上长出屋顶的参天古树。站在画家背后看他画了一阵画,那时又从侧巷子里面走出一个人来。他扛着一条木板凳,板凳上面绑着磨刀石。他边走边喊:“磨刀磨剪刀,磨刀磨剪刀嘞——”

耍耍觉得他喊的那句话就像是在唱歌,还唱得嘹亮高亢。眼前的一切,似乎也让文娟陶醉在其中,耍耍看到她东张西望,一脸惊奇的样子。越往里走人越多,在这里游玩的,大都是一些喜欢文艺的小青年小姑娘。而那些在街上走走停停的原住民,似乎已经和外面的世界隔离似的,穿着打扮都还是很久以前的样子。不管男女老少,模样神态都极具特色,他们似乎都还生活在过去。

“他们会用手机吗?”文娟站在一扇窗户前,指着里边的黑白电视说:“你看,他们还在看黑白电视呢。”

“他们也用手机的,黑白电视还在用,应该是用出感情了,舍不得扔了吧。”

“下浩老街依山而建,”耍耍他们来到了一条巷子靠山一侧的高处,站在那里几乎可以瞭望整个老街,他介绍说:“有近40米的高差,总面积约15万平方米,包含18栋历史建筑。“

“这些数据你都知道,”文娟说,“是不是昨天晚上做功课了?”

“以前,还在读大学的时候,我带一些外地同学来耍过。当时翻过一些介绍资料,现在都还记得。”

“嗯,”文娟说,“都中午了,我们吃点啥呢?去吃你昨晚介绍的久久米线吗?”

“那家店在涂山路上,从这里过去有点远。”耍耍说,“老街上也有好吃的,有家名叫水上漂的豆花馆,那豆花又嫩又绵,筷子都撬得起来!特别是那沾碟里面的青椒,是用柴火烧后用石岗跺细的,加了麻油蒜泥葱花,好吃惨了!”

“你都说得我流口水了,”文娟扭住他的胳膊说道,“走吧,我们就去那里。”

正在豆花馆吃饭,耍耍接到了大学同学刘芬打来的电话。她说她的外地亲戚到重庆这边来工作了,让他明天带她们在重庆找个地方耍耍。

“哪些地方好耍,你都晓得。”刘芬在电话中说:“我们也好久没在一起耍了,也叙叙旧。”

挂了电话,耍耍对文娟说:“我一个大学同学,让我明天带她们在重庆找个地方耍耍,明天你也来吧。”

“今天下午,我父母要从江津到重庆来。”文娟夹了一块豆腐放进了沾碟里,“明天,我要在家陪他们。”

“那下一次,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?”

“嘻嘻,我们不是天天在聊吗?平时我都要上班,到了周末才有空来重庆。”

“我现在的想法是……”耍耍欲言又止。

“是什么?”

“是想天天和你在一起。”

文娟的脸红彤彤的,她放下了筷子。耍耍盯着她的眼睛看,看到水汪汪的眸子里映着自己的脸庞。她似乎也在用目光在自己的眼里搜寻着什么,他突然觉得她的目光变得热辣辣的,于是自己有了触电般的感觉,哆嗦了一下。他又盯着她的嘴唇看,她伸出舌头把两片嘴唇舔了舔,她是觉得上面遗留有菜汁吗?耍耍这样想着,把嘴凑了上去……他感到自己亲在了手掌上。

“嘻嘻……”

耍耍感到那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他还闭着眼睛呢,他听到旁边有人议论说:“他们俩个在搞笑呢,这是行为艺术,懂不懂?”

耍耍还是不睁开眼,他觉得嘴上的手掌拿开了,一张肉肉的嘴终于凑了上来,堵住了嘴。他的鼻孔呼吸着对方鼻孔呼出的气。他感到对方的舌头正努力弄开自己的嘴,张开后,那舌头好像在里边搜寻着他的舌头,找到后,两片舌头纠缠起来,搅出来了一些口水,他都咽了下去。

“快拍照,快拍照,已经到了高潮。”

“他们是不是在拍电影哟?”

“摄像机都没得,不是拍电影。”

“人家这是在表演,这是行为艺术。”有人高声说,“不懂不要乱说。”

耍耍突然感到文娟推开了自己,睁开眼睛,他看到文娟撑着腰大笑起来。

“刚才的表演怎么样?”耍耍大声说,“怎么样?”

围观着的人们有人拍起掌来,有人高声叫好,还有人叫着再来一次。

癫痫病要如何进行治疗
哪家医院看癫痫较好
湖南癫痫病医院地址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