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深圳房产纠纷律师 >> 正文

【筐篼文学·微小说】歪嘴

日期:2022-4-2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80年代的某一天,学校新来了一位高挑俊美的女教师,“歪嘴”看过一眼后,再也忘不掉了。白天,讲台下的十几个娃娃变成了水芹,水芹扬着俊眉俏皮地朝着他笑;夜里,水芹依在他的怀里,两片殷红的嘴唇微微地朝上翘着。

“天那,这张脸长得真丑陋,实在是上帝的杰作!哈哈哈”,“‘歪嘴’晚上出去吓人估计连道具都用不着,嘻嘻嘻。”水芹耻笑“歪嘴”的音色“歪嘴”都觉得美。

“歪嘴”从来不喜欢照镜子,一天,“歪嘴”偷偷照了一次镜子:他的嘴实在歪得厉害,左嘴角快凑近下耳垂了,脖子上裸露着一块烫伤的疤痕,肤色黝黑,身材矮小。“歪嘴”哭了。咸咸的泪滑进了那张极不规则的嘴。他知道,他与她的距离是天壤之距。

在水芹的窗外,每晚都有一双隔着玻璃的眼睛,眼睛里燃织着火一样的光芒。

一天晚上,夜,黑黑的,校园里,静悄悄,只有风拥梧桐的呢喃声。窗内,一只木桶上冒着腾腾的热气,一件黑色的吊带裙从水芹身上缓缓地褪了下来,现出了水芹那诱人的身材,接着,那惹人愤火的胴体刻进了“歪嘴”的血液里。30年来,“歪嘴”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身体。

血液膨胀至手指发梢,一阵眩晕袭来,“歪嘴”努力地托住脑袋趔趄了几下,被窗脚下的一块石头绊倒了。

突然,一声女人的尖叫划破了夏夜的寂静。

没过多久,“歪嘴”被绑起来游村了,背上还绑着一大捆苞谷杆。那天,天气很热,豆大的汗珠从“歪嘴”的额上滚下,砸在他胸前的牌子上,上面写着“强奸未遂犯”。四周的石子、泥块不断地砸向他,“歪嘴”的左眼被砸肿了,嘴唇破了,血上又沾了许多泥巴。围观的人群中,有人放出一条饥饿的大黄狗,黄狗龇着牙,曝着眼,朝“歪嘴”狠狠地扑过去。“歪嘴”的膀上、腿上沽沽地流着猩红的血。有人清楚地看到,是水芹的父亲放的。

“歪嘴”被学校开除了。“歪嘴”败坏了水芹的名声后,水芹不得不嫁了一个她不爱的且还有病的男人。婚后不久,男人死了,做了寡妇的水芹决心复仇,让“歪嘴”为她的青春买单。不久,她主动嫁给了“歪嘴”。

“歪嘴”为了让水芹过上好日子,到镇上做起了泥瓦工。“歪嘴”人缘好,和瓦工头成了铁哥们,瓦工头经常自备酒菜,来“歪嘴”家喝酒。不久,“歪嘴”手头宽裕了,盖上了三间瓦房,屋里屋外,收拾得井井有条。

一天傍晚,“歪嘴”下工回来,车把上挂着一只白色的方便袋,方便袋里装着一包葵花子,1斤桔子,还有一件时新的女人衣服。有邻居调侃道:“‘歪嘴’又给媳妇买花衣服那?当心哪天被人拐跑了。”“歪嘴”并不生气,一张脸在风中笑成了一朵极不规则的黑菊花。踩车踏的脚却一直没停过,他恨不得长翅膀飞回家。

媳妇,你饿了吗?早上留下的午饭菜合你味口吗?天冷了,记得晚上多添件衣服啊。对不起!媳妇,知道你嫁我委屈了,这辈做牛做马也扯不平你这份委屈。“歪嘴”骑一路,想一路。

“你个丑鬼,你怎么不半夜回来啊?你想把我饿死啊?”水芹冰冷着一张俊脸,厉声骂道。“歪嘴”握着车把的右手微微地抖了一下,随即拎下袋子讨好地迎了上去。

“媳妇,这葵花子很香呢,我跑了几家,就这家的最好,你尝尝。媳妇,这衣服是今年的新款,我请人家帮着试的,你穿穿看,一定合身好看。”“歪嘴”的一张脸极尽谄媚之色。

“哼!”水芹撇撇嘴角,冷哼一声:“滚回屋里做饭去。”

几分钟后,水芹坐在屋檐下,技术娴熟地把一口瓜子皮儿吐得上下翻飞。“歪嘴”坐在灶堂前生火做饭,笑吟吟地看着水芹“媳妇,瓜子不抵肚,袋里还有桔子呢,你先吃着啊。”

水芹扭过头去,脸上又恢复了平时的冷漠。

一天夜里,下了一场很大的雨,整个村庄映在白闪闪的光亮中,人们早早地息灯上床了,窗外,除了听到雨水拍打瓦片发出的声响外,再没有其它声音了。

突然,一声短促而尖厉的叫声震动了全村,人们从梦中惊醒了。人们争相询问出了什么事。

“歪嘴”杀人了,杀了他们镇上的一个瓦工头。听说,水芹和瓦工头有约在先,瓦工头帮她杀了“歪嘴”,她跟他。没想到,“歪嘴”早先一步。后来还听说,水芹跑了,“歪嘴”疯了,满世界地找水芹去了。

癫痫病检查费用大概要多少
继发性的癫痫发病原因
北京重点癫痫病医院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