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什么是线上和线下 >> 正文

【丹枫】在武汉战斗,我很值(微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大年初一,小苇接到院领导通知她上午十时飞往武汉,她毕业于重庆医科大学在南京市医院与卫波刚结婚不到一年,初一这天一大早丈夫带她去市妇产科作彩超检查,小苇坐上车不断呕吐,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.卫波有些生气大骂,"你们领导简直不近人情,将心比心,假如他妻怀了孕,他........."说到这儿,小苇生气了"卫波你也应替杨院作想,这是非常时期,这是上级指示,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,市防疫疾控中心主任能逃避这场致使四周扩散,全国蔓延,向海外波及的.......。

卫波又火了,他仰天一笑;"今天我不需要你给我上政治课,作为父亲,我要向你肚里孩子负责,我要担当,我要....."还未到医院,手机又响了起来.她一看已9.20分了,她立即下了车打迪匆匆去了单位整理行李.她边通话边叫卫波说:"老公对不起,你心情我理解,回来再说"下了快半月雨的南京城,旭日东起的太阳,期待已久的春节阳光,今天却被疫魔笼罩的阴霾冲向武汉,武汉900多万同胞正危在旦夕,正被疫魔吞噬……

2020年这个春节,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”。犹如狂泻的海啸,似喷射的火山.

上了飞机,小苇吐得昏了过去,"李主任,醒醒."小芳将保温杯开水倒在瓶盖里,扶着小苇含着泪说,"快喝点开水会好些的."

"不要紧的,过一会就好的,这是孕期正常反应.你以后会知道的."

小苇穿着厚重的防护设备,整个面庞被遮挡着,刚救治完病人出来,她已站不稳了,早上冲的方便面也来不及吃,而今已两点过了,昨晚忙了整整一夜,这时才松了口气,她躺在药箱上拿出手机与丈夫视频"丈夫说,"你瘦了."她接着说大家都瘦了,老公,孩子刚动了几下,他想见你,他很精神,放心.我忙,应该的,这是工作需要.疫情,对于14亿人口的国度更是一场始料不及的灾难,其传播速度之快,病毒的毒性之强,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和社会危害的程度之大更不可估量。这种疫情在国内外都史无前例,极为罕见,人家钟南山84岁了还远离北京,连夜赶来,可我才20多岁,丈夫你要保重。千万别外出串门、同你们那帮哥们聚集喜庆,这种疫情的严重程度非同一般,现这儿已死了124人,官方未播之前不要外传,这是纪律,好了,我要去查房了,保重!"。

小苇忙了大半天把躺在地上靠着药箱睡着的小芳从地上拉起来,随手递给她一把剪刀叫她帮剪掉."不行,卫波会骂我的."不会,剪掉!"小芳战抖抖地说"主任我剪了.",可她就是下不了手."死丫头,叫你别叫我主任,叫姐!"小芳上前"姐.""好样的,听话,帮姐剪掉!她一把拉住小芳说."小芳瞪了她一眼,咬紧牙"咔"的两下剪下小苇的长长披肩发,一串笑声,她俩肩并肩又走进了病房.

小芳匆匆走到一位女医生面前,上气不接气地说"李主任,不,李姐."那医生问你找谁?"站在她身旁热汗淋淋,满脸雾气的小苇已被小芳认不出来,她立即走过来了拍着小芳肩说:啥事?"那边,那边,"小芳拉着小苇直冲进6号病房.小苇大声说:"快推进手术室,需要抢救!"小苇亲自与这位大妈做手术,这时肚里一阵绞痛,她咬紧牙,坚持做完,可紧张的手术一做完,裤裆的尿已湿透了她的裤腿.她一句话没说,眼泪止不住地滚了出来.小芳轻轻把她扶在座椅上,为她擦汗,一取下她口罩,小芳哭了,"哭什么?"小芳看着小苇脸已被口罩勒红的血斑,站在她身旁强咽下泪说;"姐,我,我,我在笑呀."小芳强装笑脸.

小苇擦了下脸,坚强地说:没事."。可她裤裆下已.......

丈夫又打来电话说,:"小苇,你怎么老是关机"?

小苇叹了口气,回丈夫电话"卫波,我在工作,我在手术."说到这儿,她猛的挂了机.她走到窗前想起临走时丈夫骂她"别人都因害怕而想办法逃离,你却.......",这时,她轻轻地打开窗户一束清新的空气和微风撞向她脸颊,轻风拂面的新鲜空气感觉神爽,久忙病房的煎熬的心情,瞬间被清新惬意的空气驱散。听说李克强总理要来武汉.她激动万分,武汉随着期待的阳光和伴随而来的风,我没有理由不自信,万恶的疫魔很快就会被东升的太阳和西北的寒风所驱赶,祖国大地的清静与安宁马上就要来临,她心里自语道"我很高兴.不到三月的孩子同我并肩在武汉战斗,我很值!

江西癫痫医院电话
广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
引发继发性癫痫的原因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