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男人的幸福是什么 >> 正文

【菊韵】玉子聊斋之——网恋奇缘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5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、

二十四岁的玉子,用时下流行的话说,是一个标准而典型的宅男一枚。生性腼腆,不善交结,却沉湎于网络的世界,如鱼得水。在网络里,玉子结识了许多不同的类型的网友,当然,对方大多数是异性。不过,玉子却从未与其中的任何一位有过见面,拿玉子的话来说,方圆五百公里范围内的网友,他几乎不会添加。就这一点,便断了进一步之间的联系。这样一来,最大的好处就是,玉子不必因此而担忧,会与谁在现实生活中遇见,再进一步,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,可以免了面对面的尴尬。当然,这些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,至于其它的,如果有谁想要见面,玉子的反应,第一时间拉黑,从此不再联系。

其实,对于玉子来说,能够在网络的世界里这般自如地与网友交流,已是十分的难得。因为其喜欢摆弄文字,时常地在空间里发一些文字说说,偶尔地故作风雅,感慨唏嘘,倒也吸引了不少粉丝的追崇。而由于其性格较为柔和,无形中更为他增加些许光环色彩。好在其尚有一丝自知之明,不曾因此而飘飘然不知所以。只苦于无人加以指点,想要更进一步,却是困难重重。玉子也知道这事无法强求,勉强不来的。所以,除了写点无病呻吟的文字,聊以自慰,玉子更多地把心思放在了读书上面。

这一天,一条加友的信息,让百无聊赖的玉子眼前一亮。“终于找到你。”这样的几个字,几乎是一下子就击中了玉子的心房要害。当然,他还没有那么着急,而是习惯地点开了对方的头像,查看其对方的资料。

“小荷;女;二十岁;杭州。”最特别的,头像似乎是本人照片,素颜清丽的怀旧画面,透出几分乖巧、几分淡雅、更几分狡黠与灵性;个人签名栏里,竟是一首略带忧郁而伤感的小令。抱着一丝好奇,玉子点击了添加好友,成功地添加了这位网名小荷的好友,却不曾想到,会因此为自己的生活,带来极大改变。

“玉子,你在干嘛呀,我怎么闻到了炒菜的香味?”

“哎呀,你的菜好像炒糊了!”

“盐放多了,好咸哦!”

“嗯嗯,今天的菜味道不错,也很清淡,一定很好吃。”

诸如此类,自从玉子吹嘘自己的炒菜手艺,与隔着屏幕的小荷打赌以来,玉子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像是一个宅男,倒像是一位大厨的学徒。奇怪的是,小荷总能一语中的,道出他所炒菜的味道怎样。盐巴放重了、油多了、菜糊了,每次玉子的菜刚炒好,小荷已然发来消息,指出菜品的不足与成功与否。而最为神奇的,总是不差分毫,八九不离十。刚开始玉子只是觉得好玩,一方面显摆自己炒菜的功夫。后来,被激起心中不服输的性子来,每天地埋头于钻研各种菜品的制作方法。而慢慢地,随着玉子做菜水平的不断提高,小荷不再挑刺,开始听到她的赞美。

二、

其实,对于玉子来说,从小受父亲的影响,跟着父亲学了如何炒菜,并没有系统专业的学习。而玉子的父亲,一个商业学校出来的普通工人,最初是分配到单位生产计划科,算是一名办公室人员,本来与厨房怎么也搭不上边。只是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全国上下一片工业学大庆的浪潮,又是大炼钢铁,又是文化大革命,玉子的父亲身不由己,也被拖进这一场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中。也是人缘还算不错,最终分配到了厨房,虽然一样是累,多少比那些生产一线的工人弟兄们,待遇要好了许多。而几年待下来,玉子的父亲倒也学得一手炒菜的手艺。潜移默化地,玉子几个弟兄都跟着父亲,对于炒菜,各自有了自己的心得体会。只是相比之下,玉子的手艺和他的两个哥哥,算是最次的一个了。不过,这些都是题外话,略过不表。

且说这一天,玉子刚完成了一篇自以为还不错的文字,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,于是去冰箱里找了食材,准备好好地犒劳下自己。翻找了半天,却只找到两个西红柿、一根黄瓜,还有几个鸡蛋。无奈何地,玉子只好炒了一个蕃茄鸡蛋,再把黄瓜凉拌,看看电饭锅中昨晚的剩饭,用微波炉热了,倒也还将就,一顿美味的大餐。

玉子把饭菜全盛于一个大的盘子里,依旧坐在电脑旁,准备边吃边浏览网页。却见头像闪烁,知道有人发来消息,点开,却乐了。

“喂,吃饭也不叫我一声,那个凉拌黄瓜嘛还将就,西红柿炒的鸡蛋,怎么这么难吃啊?”

噢,玉子在炒菜时分心,把鸡蛋煎糊了点,不过,他也没有上传图片呀,对方怎么知道的?

“哪里难吃了?香得很哩。再说了,你怎么知道我炒的啥?”

“嘿嘿,本女子自有妙算。你那个叫好吃么?都煎糊了,而且,貌似盐也放多了吧?”

“噢,一时失误,一时失误。嘿嘿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,都怀疑你是否会炒菜,还嘴巴硬。”

“那个,玉子出品,独一无二,自然是味道不错的哟。”

“吹吧你就,反正这个菜,我是不会吃的,哈哈哈哈。”

“你,哼,懒得理你,我吃饭先。”

“吃吧吃吧,喂,先把你写的文章发过来,本大人正好有空,帮你点评一下。”

“切,就你,还会点评么?”玉子一边嘲笑着,一边找到保存好的文档,发了过去。只是,在玉子的心里,依然有点介怀,自己的炒菜水平,竟然会被藐视。玉子暗暗地发誓,下次,一定要做几道过得去的美食来,好好地眼馋下小荷。

三、

就这样,玉子的生活悄悄地有了些微的改变。每天的上下班外,玉子更要分出一部分时间,埋头于菜品的改进之中。只不过,平时没有在意,随便地炒了什么,反正是自己一个人吃的多,也没有谁品评,将就着也就凑合了。如今这个小荷,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总是能够指出玉子所做的每一个菜的好坏来,不是盐巴重了、就是味道淡了,要不就是色彩不够、香味不足,外观太差,等等诸如此类。玉子也不信这个邪,再炒菜时,便刻意的小心,更从网上找到一些关于怎么做菜的视频教程,跟着葫芦画瓢,慢慢地,终于给他学了个八九不离十。渐渐地,小荷也挑不出他什么问题来。

只是,小荷似乎铁了心要与玉子作对,看看他的菜做得不错了,便想着法子,激起他去挑战新的东西。面包、蛋糕、奶昔、披萨……你会炒菜有什么了不起的,这些你会做吗?而有“度娘”的帮助,这些又怎么难得到玉子,一次不会,再做一次,反正,玉子有的是时间,总能够学会。

于是,在小荷不断的挑刺中,玉子也是慢慢地学会了不少厨艺。而到了这个时候,相信玉子再说一声“玉子出品,独一无二。”再没有谁会嘲笑他吹牛了。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玉子也越来越习惯了,每天能够在电脑前看到小荷,习惯地与她争吵几句,听到她对自己的文字、对自己做的菜,一声赞美。在玉子的心里,在他毫无知觉的情况下,小荷早已深入进他的心田,变得难以替代。而玉子也以为,这样的他们,将会一直这样下去,他已然不能想像,没有了小荷的日子,将会是什么样子?

四、

然而,就在玉子以为,他与小荷之间,将会这样一直保持下去的时候,一个晴天霹雳,却突兀地降临,令玉子一时不知所措,难以接受。

这一天,玉子为自己做了一道青菜牛肉的扒饭,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听到小荷的声音,玉子心里感觉很是奇怪。等了半天,玉子忍不住发了一张照片过去,并发了一张微笑的表情。

“香。”很快地,小荷回复,却只有一个字。

“怎么了,不开心么?”玉子感觉到小荷有些情绪低落,问道。

“木事。”小荷似乎欲言又止。

“到底怎么了,不能和玉子说吗?还是玉子没资格听?”玉子佯装生气地。

“呵呵,你这个傻瓜,真没事哩。”

“那真有事情,说给玉子听,别自己闷在心里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个,玉子,有件事,想给你说下,只是,怕你会吓到了。”

“吓到我,什么事这么严重?”

“如果,假设如果,我说我不是人,你会不会吓到?”

“啊,吓死宝宝了(偷笑)。”

“我说的是真的,如果说我只是一缕阴魂,玉子还会理我吗?”

“噢,你说的是真的,难道说你真的只是一缕阴魂么?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吧,即使是这样,我想我也不会就被你吓到的。最起码的,小荷你不会有害我之心,这一点,玉子还是能够明白的。”

“谢谢你,玉子。”

“哈,还客气上了。其实,应该是玉子谢谢你才对啊。不管你是谁,这些日子里,一直陪着玉子,对玉子写作上,还有做菜方面,都有不小的帮助,真心谢谢你,小荷。”

“呵呵,你不嫌我的捣乱就好。也没有什么好谢的。”

“捣乱么?没有呀,玉子是不是应该小小的嘚瑟下,居然像你这样的阴魂都能够招引来,玉子的魅力还是有点大的哈。”

“呵呵,羞羞羞,哪里有自家夸自己魅力的?”

“嘿嘿……”

“唉,真怀念这一段美好的时光呀!”

“嗯,是挺美好的,如果说能够与小荷相见于现实,一定会更加的美好。”

“会的吧,也许……”(小荷吐舌头表情过来。)

“真的吗?什么时候?”

“有缘的时候……”

“你……”(玉子发了个生气的表情。)

“嗯,其实,我是来向你告别的。”(小荷又发了一个悲伤的表情。)

“告别,你要去哪里?只要有网络,无论你到哪里,我们都可以联系的呀。”

“我们那边,没有网络哎。”(两个悲伤表情,痛哭)

“啊,那得多久?玉子等着你。”(两个都拥抱表情)

“嗯,谢谢你,玉子。有这句话,我就很满足了。玉子,再见!”

“喂,喂,真的要走啊?”

“……”

“小荷,小荷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无论玉子怎么询问,屏幕上小荷的头像再不闪烁,一直不曾回复。仿佛,根本就没有小荷这个人一样。玉子的心里,再次如刀割般的疼痛,这是自从父母亲双双离开之后,玉子再一次感觉到的痛苦与绝望。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会这样,原来在他的心底,小荷已然达到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。这一下子,小荷突然间来告别,然后,再也没有消息,这是玉子无论怎样也不能接受的事实。他两眼发呆,直直地盯着电脑屏幕,希望着奇迹的发生。无边的黑暗,慢慢地吞噬着,他所在的这间屋子,除了早已暗了下去的显示器上,那一点幽蓝的电源开关,无尽的黑夜笼罩着,玉子感觉到自己已沉溺到无尽的深渊之中,再难以挣脱。

五、

一缕曙光穿透薄薄的云层,又穿过厚重的窗户,当光明照进来,黑夜终于过去,天亮了。

呆坐了一夜,玉子从恍惚中醒来,再一次地点亮电脑屏幕。黑暗里他无数次点亮屏幕,无数次的失望,一直没有等到想要的头像闪烁。早已失望甚至绝望的玉子,心中却有一个信念,在支撑着他。他坚信,小荷只是与他开一个玩笑,她所谓的离去,不过是一时的起意。也许,她在考验他,看看他是否会因此难过,因此而发疯。

依旧灰暗的头像,没有一丝的生气。屏幕的那头,再也不能看到,小荷的笑脸,些许的淘气、些许的狡黠,更些许的青春活力。而不知什么时候弹出来的腾讯新闻中,弹幕反复地流动转换着,一些时事、一些八卦,还有一些无关痛痒的“重大事件”。突然,一则消息引起玉子的注意:“杭州一女子突发怪病昏睡半年,昨夜离奇醒来——这位名叫小荷的女子,醒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在网上发了一条信息。她说这半年里,灵魂仿佛被束缚着,一直在网上与一位年轻的男子,进行着奇特的交流。她之所以发这条信息,是希望找到那位一直陪伴她的男子。”

怀着一丝激动,玉子点开了这则新闻视频。视频中,那位也叫小荷的女子,面容有些憔悴,也许是昏睡了半年的原故。只看了一眼,玉子就肯定,她就是昨夜与他告别的小荷。至于她为什么会昏睡了半年,玉子也觉得不可思议。不过,她看上去非常的兴奋,也非常的坚定,并不理睬那些对她的话语怀疑的记者。她对着视频,喊着玉子的名字,并要玉子联系她。她知道玉子的电话号码,也有玉子的扣扣号码,却不敢肯定,梦里所经历的这些,是否真实的存在?所以,她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,与玉子取得联系。当然,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,唯有一点,如果玉子不是恰好的看到这条新闻,她所做的努力只能白废。不过,这并不能难到小荷,通过视频,小荷告诉记者,她准备等待三天时间。如果一直没有玉子的电话与消息,她将采取第二套方案。不过,至于是什么方案,小荷并不曾提起,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憧憬的笑容,她的身旁应该是她的父母,虽然对女儿的这个举动感到不解而疑惑,不过,他们更多的还沉浸在女儿清醒的这件事上,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。自然,不管此时此刻女儿有着怎样的不当举止,在他们看来都是不足轻重,不值得一提的。

六、

玉子在电话簿里翻找到小荷的号码,却犹豫不决,不知道是否要打出这个电话。他们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交往,彼此留了电话号码,却几乎一次也没有打过。偶尔地,小荷会发一条短信过来,也只是在无法上网的情况下。而现在最令玉子纠结的,是要不要与这位远在杭州的女孩子再次的发生交集。他们在网络的世界里,早已彼此心心相系,但那毕竟是在虚拟的世界里。玉子不知道,现实的生活中,小荷还会不会喜欢他这样的。他们,感觉是两个世界的人。一无所有的玉子,与那个一眼看上去明显的是有钱人家的千金,如何地能够走到一块去?

终于,一番思想斗争后,玉子还是不能忍受,知道了心爱人儿的消息,却不能与她联系的滋味。既然有了小荷的消息,玉子觉得自己无论怎样都应该试一下。至少,那位名叫小荷的女子,能够公开地在网上抛出这个消息,想来她不可能只是为了找到玉子,然后对他羞辱一番。而她的父母,玉子相信,他与小荷之间,只是相互联系上,并不一定要如何下去,如此疼爱女儿的他们,想来不会过于阻拦。即使他们会刻意的阻拦,这是他与小荷之间的事,起决定的还在小荷的态度,即使没有了小荷父母的家产支持,玉子相信,凭着自己与小荷的双手,他一定会给小荷应有的幸福。

玉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,用力地按下了电话拨打按键……

“终于等到你……”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女歌手温婉深远的声音,然后是小荷的声音“玉子,我终于等到你。”

癫痫治疗的方法哪些
癫痫患者日常护理方案
左乙拉西的作用与功效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