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电焊机接线图 >> 正文

【丹枫】肖老林的苦乐人生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、

早上刚过七点半,肖老林低着头从小卖店门口匆匆过去,手里推着一个单轮车,车上放着一把镰刀和一条绳子。一看就知道是割喂牲口的草去了。

“听说没?肖老林和她媳妇离婚了。”

“谁说的?才结婚不到一年?当初为了娶这个俊媳妇,这老肖家可没少花钱。”

“就是,记得结婚的头一天晚上,还涨了五千块钱,差点把肖保义气死。”

“可能是怀不上孩子吧?快一年了这媳妇肚子也没个动静。”

小卖店里的妇女真是勤快,一大早就围满了两张麻将桌子,有来晚的还没排上号。几个正打着麻将的,面对着窗户的妇女,一见肖老林过去,便议论起来。

肖保义有两个儿子,大儿子三年前结婚分家另过了。肖保义两口子和老儿子肖老林一起生活。肖保义年青时是生产队的大老板子,赶大车的。后来分产到户了,他花了钱买下了生产队的一挂车马,还有种地的用具,给村子里的农户种地,起垄。家里又开了不少的山荒,所以他家的日子在村子里可以说是上等户,可唯一的缺陷就是肖保义的媳妇在几年前腰椎出现了毛病,治了几年不但没治好,反倒成了个瘫子。生活不能自理,都是由肖保义和老林来照顾。这给肖老林娶媳妇带来了不小的烦恼,本来肖老林小伙子长得非常的帅气,可介绍人把姑娘一领进门,满屋里的尿骚味直往鼻子里钻,小伙再好,人家姑娘也不同意。终于在肖保义妹妹的介绍下,肖老林才定下了婚事。是他姑姑妯娌的两姨姐家的闺女,长得和画上的仙女一样的美。这下可把肖保义乐得成天合不拢嘴的笑,比别人家多拿出一万块钱的彩礼他也认了。肖老林当时有些顾虑,他看得出来,这个姑娘在看他妈时的眼神是嫌弃,眉宇间闪过的那一丝神情被他捕捉到了。尽管在姑姑和嫂子头几天的帮忙下,把家里通收拾了一遍,可妈妈常年躺在炕头上,那一床虽然洗过了的被褥还是免不了有些异味。

“你是不是嫌我妈?如果那样,咱俩就算了?”

在两个人单独谈话时,肖老林盯着姑娘的眼睛说了一句话。虽然他一眼就相中了,可她要是真嫌弃自己的妈,就是个天仙也不能娶,宁可自己打一辈子光棍。肖老林心里只有这一个打算。

“没有。我不嫌。我爷爷就是脑血栓,后期炕拉炕尿的。”

女孩的脸红了,眼睛羞涩地移向了别处。两只手不停地揪扯着衣服的一角。

姑娘名叫唐玉香,父母都是本本份份的庄稼人。肖老林听了这话,提着的心放了下来。十天后,肖老林和唐玉香举办了定婚的酒席。就这样肖老林未来的媳妇是个大美女传遍了整个大队。半年后,肖老林和唐玉香的婚期定在了下年的正月初八。打家具,粉刷墙,肖保义家重新装修了一番。唐玉香也来了好几趟,和肖老林一起去买电视机,音响,洗衣机的。每次来到老林家,都会和老林俩给他妈洗脸洗头的,有时还抢着洗一些很脏的内衣内裤。老林暗自高兴,自己这辈子娶了个孝顺的好媳妇。一切结婚的大彩小礼都过完了,电器也都置办好了。过年老林本想接唐玉香来家的,唐玉香没让老林来,说快结婚了最后的一个年,一定要留在爸妈身边过。老林一听在理,就没去接她。正月初三他去了老丈人家,拿的大包小包的礼物,临走时还给唐玉香留下五百元钱,说她虽然没去家里过年,这份钱得补上的。那天,唐玉香接过钱时,开心得脸比花还鲜艳。

正月初七这天,肖保义家人来人往,亲戚朋友聚满了院子。屋里外头喜气洋洋的,音响放得全大队都能听见。有几个淘气的小小子,悄悄地从屋里偷出了几个双响子,叮叮当当的一顿放。把个肖保义急得腚跟腚地追,看着,守着,怕他们没深浅的给放没了,可一不留神,还是看不住这几个娃。惹得大伙一直在笑他:小抠,你就不能多买点。

“娶个媳妇扒层皮呀!谁家没办事谁不知道,哪哪都用钱。能省一分是一分吧!”

肖保义又从一个小孩手里抢下两个双响子,送回了屋。

“这家伙,算计一辈子,这回,老儿娶媳妇了,大事完毕了。该吃点好的了。”

高老六在肖保义家东院住,是最知道肖保义过日子的,仔细一辈子,干一辈子,舍不得吃穿。可在给老婆治病上从不算计,在儿子娶媳妇上也肯掏钱。

白天热闹了一天的老肖家,晚上院子里消停了一些。屋里依然灯火辉煌,欢声笑语不断。肖老林家外屋的地上放着两张大圆桌,每张桌子前围站着六七个妇女,正在有说有笑地包饺子。农村的风俗,儿子娶媳妇的头天晚上必须包饺子,包得越多越好。正日子的早上全村子的人家都来吃,一直流传到今天。肖保义的妹妹,也在这个包饺子的队伍里。肖老林的老妈被收拾得干净利索,安静地躺在热炕头上,瞪着一双大眼睛一会看看这个,一会看看那个的,乐得一个劲地傻笑。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“凤……你的电话……凤……”

屋子满是妇女们哈哈哈的笑声,和几个爱说笑的男人时不时过来说几句屁嗑,那更会惹得妇女们一顿大笑,有的还动起了手,去撕打近前来的男人。手机的铃声根本没人理会。肖老林的妈听见了,她不停地加大自己的音量。

“啊……我的嫂子,别喊了,听见了……”肖金凤总算听见了嫂子不是好声的喊叫。

“咋的了?凤?”刚摞好桌椅从外面进来的肖保义看出妹妹的脸色不对。

“这他妈的纯属净事,明天正日子了,今天来整事来了。”肖金凤一嗓子,屋里顿时静了下来。

“说什么找人看了,下轿钱五百不行。得五千。这不是整事是干他妈了个X。知道这会儿提出啥,咱家不答应也得答应。真他妈的不是人。”肖金凤挂了手机后,一顿臭骂。

“什么人都有,好亲家结成了,咋好咋好。”

“真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人家。”

“这不是讹人吗?这半夜五更的上哪给他整那么多钱去?银行都他妈的取不出钱来。”

大家伙你一言,他一话的纷纷在议论着。

“这是他妈的什么人家?你要涨价头两天来信也行。真他妈的不是个玩意。”肖保义正好手里拎着一把斧头,刚刚在外面的木头堆上拿回来的,气得他一斧子把屋里的门砍了个洞。

“哥,你看你,砸门干啥?咋地咱不还得过日子呢么!”肖金凤和几个妇女忙冲到肖保义身前抢下了他手里的斧子。

“爸,这婚不结了。过的礼钱就当打水漂了。真他妈的气人。”不知道啥时,肖老林进了屋。下午,送走了来坐席的人,肖老林去了趟街里,匆忙中忘了买礼帐。他又整了整头发,回来时小客没赶上。他只好等村子里一个开出租车的哥们,直到天黑了才到家。刚进门,就听见屋里的一席话,他也十分生气,说了一句。

“唉!老林啊,有你妈在,你说个媳妇不容易。多钱咱都花了,不差这几千了。关健是这个时候了,这钱咱上哪现整去,他这不为难咱吗?”肖保义看了一眼炕上擦着眼泪的老伴,连打了几个唉声。

“爸,上我那拿去吧,我卖苞米的钱没存。留着买化肥种子用的。”肖老林的大哥肖大军看了一眼正在瞪着他的媳妇。对老泪纵横的肖保义说了一句。

“爸,我那有。别着急了,咱不能让外人看笑话,等过了事,你有钱再还我,我那是买化肥种子用的。”肖大军媳妇的脸色一阵红,一阵白的,强挺着心里的委屈。想自己结婚才三年,老林媳妇比自己多花三万块钱,屋里装的和楼里一样,啥啥都是嘎嘎新的。自己哪会儿,缝纫机是旧的,自行车也不是新的,就连电视机都是黑白的。看看人这,心里不舒服也不平衡。

“唉!也只有这样了。”肖保义擦了一把脸。

“谢谢哥哥嫂子。下席就还你们。”

肖老林感激地看了哥嫂一眼,把手里的礼帐放在了柜子上。回身来到炕沿边,趴在了炕上,伸手给妈妈擦了擦眼泪。

二、

正月初八这天,肖老林的婚礼如期举行了,一切都按女方提出来的办了。基本上是顺利完成,肖保义似乎忘了头一天晚上的不快乐,笑容如用刀雕刻在脸上的,挂了整整一天。

“老林,我想买个摩托车。”婚后的唐玉香,只管做饭。抱柴担水,照顾老林妈的事,似乎和她无关。全是由老林和肖保义负责。不过除了会用电锅闷饭外,菜做的和肖老林家喂猪的食一样难吃。这天眼看出了正月到二月了,唐玉香说快过月了自己想回娘家住几天。随后又提出了一个要求。

“要买可以。用咱自己的钱。”老林看了唐玉香一眼。

“我的钱存着呢!不能动。”唐玉香的脸冷得像块冰。

“那就不买。有自行车先骑着,等……”

“不行……我们村子的姑娘找婆家都要摩托车的。就我没有。”没等老林的话说完,唐玉香尖声尖气喊了一嗓子。

“你不能小声点吗?爸妈都睡了。”肖老林努力压低自己的声音。

“老林,别吵吵了。玉香说买就买吧。你俩结婚的礼钱去了还你哥的,还有。”肖保义在外屋的炕上说了一句,心里暗自叹了口气。

第二天,肖保义给了老林五千块钱让他和唐玉香俩去街里,看摩托车的价位,相应就买回来。中午不到,肖老林骑着一辆幸福牌摩托车驮着唐玉香从街里回来了。

“这老肖家,真有钱。老林结婚不到一个月,又买了辆摩托车。”

“这肖保义口挪肚攒大半辈子,这会儿想开了,儿子要啥给啥。”卖店里不管啥时候都有闲人,几个没凑上局的人,见老林驮着媳妇从窗下过去,又少不了一顿议论。

自从买回了摩托车,唐玉香是起早贪黑的溜,早上不去做饭,穿得严严实实的,头上戴着安全帽就在墙外的道上骑一圈。有时老林见她不回来,怕他爸妈饿,自己就把饭做了。

唐玉香一看老林连早饭都不用自己做了,那更是天天起大早满屯子溜摩托车,和巡逻一样。

“你溜得差不多了吧?能不能做好饭吃完了,没啥事再出去去溜?”买摩托车后的第六天,也是老林和唐玉香结婚整一个月。

要吃早饭时,老林看了一眼刚回来梳洗的唐玉香,说了一句。

“你家不娶我时,不也吃饭吗?你不是会做吗?”唐玉香本来含笑的脸,一下子阴了下来。

“是我会做,可你也不能为了练车,连早饭也不做了。一大早的满屯子突突的跑吧?你不嫌丟人,我还要脸呢!”肖老林心想,这时候还不太忙,早上我做口饭也行。可你也不能成天的扰民吧。人家大伙倒没说啥,可那也不是个事吧。

“我咋给你丟人了?一没偷人,二没驮哪个男人满街跑。”唐玉香话不应人,嘴上一句不少说。

“行了。从明天开始,吃完早饭溜,溜到下午做饭时。”现在农村没忙,吃两顿饭。

“我就起早溜,从今往后,早饭我不做。一人一顿饭的,我负责晚饭。”说完唐玉香一推门上了外屋,一屁股坐在了饭桌前的椅子上,扫了一眼桌上的菜。“成天的酸菜土豆,谁能吃进去。”唐玉香小声嘟囔了一句,嘴撅得老高。看也没看桌前的电饭锅。

“农村这时候有啥?大苦春头子。”肖保义在一口一口地喂老伴饭。

“爸,你吃吧!我喂我妈。”肖老林从里屋出来,盛了三碗饭放在了桌上,起身来到了炕沿边。

“不用,你妈吃饱了。”肖保义用手擦了擦老伴嘴角的饭粒,回腿下了地。

“我不吃了,今天过月了,我一会儿回家。”唐玉香一点味口没有,站起身边往里屋走边说了一句。“你自己回去?还是让我送?”肖老林大口小口地咽下了一口饭。

“不用。我骑摩托车自己回。”唐玉香头也没回进了里屋。唐玉香这一走就是一个月。不管老林一天电话催几遍,还是亲自去接,就是不回来。“我妈脚崴了,下不了地了,我不能眼看着我爸天天收拾完地回来还得做饭。还有我小弟上学也得接送。”唐玉香的妈脚真的崴得不轻,在炕上躺了近十天,还是不敢下地。

“可咱家也需要人手,咱家地多,四五垧地的玉米杆子又割又燎荒的。我和爸都得上地,妈也需要人照顾,还有也想吃口现成饭。”肖老林差点给唐玉香跪下了,可她就是一口一个等她妈能下地了,她再回去。

肖老林见老丈人的脸也拉拉着,丈母亲坐在炕上一直在用红花油揉脚面子,谁也没哼声,只好悻悻地推门出去了。一直到快种完地了,唐玉香才自己骑着摩托车回来。地总算种完了,每天肖保义起早先给别人家播种,自己家留到没人种的那个空当去种。肖老林在家翻前后院的园子,备垄。老妈早起来的屎尿必须是由他接完了,他才可以出去干活。自老妈瘫了后,每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屎尿,多数是老林接倒,就连老妈铺的小尿垫子,都是老林亲手缝制的,有四五个,替换着用的。

“老林,妈的左腿针扎般痛。”这天,老林刚给老妈倒完便盆,老林妈痛苦的用手狠狠地捶打着自己的腿,大哭起来。

“妈……妈你这是干啥?”老林赶紧把便盆放在了地下,几步迈到了炕边。伸手抓住了老妈骨瘦如柴的手。

“便盆放这干啥?满屋的味。”正在厨房做饭的唐玉香也听见了婆婆的哭声。

“你喊啥?嫌有味,你不能拿出去吗?妈腿疼了你不知道吗?”肖老林第一次冲唐玉香吼了一句。

“我在做饭,咋拿尿盆,骚……”

“我拿出去吧!”没等唐玉香说完,肖保义从外面进来,一弯腰把尿盆拿起来,送到了外面。

癫痫病人的饮食禁忌有哪些呢
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
陕西治癫痫医院排名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