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白虎星君 >> 正文

【江南】错在哪里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2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满军的媳妇又跑了,虽然这已经不再是什么稀罕事,也激不起人们多大的热情,可还是有那么几个人不知疲惫地交头接耳,说着满军家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。

“那会儿就瞅人家姑娘好看,你看看,现在弄成个啥样子了嘛!”那个烫着满头卷发,穿着大花外套的女人一边用手掸了掸衣襟,一边斜着眼角看了一眼站她对面的那个胖女人,她想看看对方是什么表情。只见那个胖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约摸三四岁的孩子,她朝四周看了看没人,然后附在那个卷发的女人耳边悄声说道:“听说这次,那媳妇差点要了满军的命呢。”卷发的女人打了一个激凌:“不会吧?一个小丫头片子,能有这么狠心?还能有这胆子?”“那就不知道喽,反正人们说得有板有眼的,还说像她妈一样估计神智不太清楚,差点就让满军把命丢在了车轱辘底下,那臭丫头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?”那个胖女人说着,怀里的孩子“哇哇”开始哭个不停了。

卷发的女人开始反复地搓着自己的两只手,她好像有点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,显得也有些无所适从似的。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:“唉,这满军可咋过啊?和他爹两个光棍照顾着两个那么小的孩子,你看看你孙子这么大了还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,再看看他家那两个孩子,那衣服歪三扭四的,谁管啊?真是造孽啊!”说着,她就拉着胖女人怀里那小孩子的胖手手直说:“小家伙,来,来,别哭,张奶奶给你糖糖吃。”那小孩子才不理会她的盛情,依然我行我素地哭闹着,没办法,他的奶奶就和卷发女人急急忙忙寒喧了几句,回家去了。

(1)

王家村是一个离县城还有七八十里的小村子,村子里没有多少的住户,凡是有点能耐的人都跑到了城里打工。余下的尽是老的老,穷的穷,懒的懒。

满军爹一共弟兄两人,有一个妹妹嫁到了县城里,日子过得相当富裕。而他们老实巴交,世世代代也习惯了做务那几亩薄田。几十年下来虽然不曾富贵,日子倒也安逸些,勉强可以度日。可以说他们在这个小村子里一直过得也还算平静吧!这也是他们作为庄稼人,作为本分的老实人所期望的生活。

满军爹有一个儿子,一个女儿。女儿年长些,也结了婚,后来因为姑姑的拉拢也住到了城里。现在,眼看满军都二十三了,他们老两口开始犯起了愁,且不说村子里家庭长相好一点的男孩子都二十不到就结了婚,再大就很难娶上合适的。而家里虽说也有一点点积蓄,可在农村娶一房媳妇少说也得十几万,光人家要求在城里买一套楼房都够让人愁了。

满军长得倒也不赖,宽宽的肩膀,不到一米七的个儿头,轮廓分明的脸庞,一双稍稍有点小的眼睛倒也还算搭调,只是一瞅,这就该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孩子,他的脸上没长出那副奸人相。这样的人放在人伙里应该也还算打眼的。更何况现在他也因为姑夫的关系在城里找了一份工作。这样的条件找一个差不多的姑娘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可不知道为什么,总是没有合适的,要么是人家看不上他,要么对方年龄大些,这么一拖,又拖了一年多。

满军爹和满军妈那张蜘蛛网一样的老脸更是纵横交错了,他们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实指望快点成家立业,好给他们老两口生个大胖孙子继承香火。这几年满军妈总是喊着这里不舒服那里不得劲,满军爹也因为长年在农田上劳累,腿脚明显有点不利索。

可就是这样,每次满军从城里回来,他们老两口也舍不得他干一点活,像菩萨一样供着,总说:“孩儿在外面都看人家脸色工作,天天那么辛苦,回自己家了还不让舒服一下?”老两口在这一点上有着相当的共鸣,满军娘也附合着老头子:“是啊,军啊,你去外面耍去吧!那谁谁谁也回来了,那不是你们一起长大的吗?去玩吧!”

日子久了,满军把这一切当成了理所当然,他也好像永远是个孩子似的靠爹妈庇护着,很多的事情,他真的不懂,一直像是成熟不起来。

“军儿啊,你上次说那个和你闹矛盾的同事现在好些了吧?”满军娘立在灶台边攥着两只面手狠劲地揉着盆里的一团面,她要给全家人吃手擀面。“就那样吧!他老说我这也不干,那也不干,嫌我懒,真是的,他勤快他干就得了,管我干嘛?我才不吃他那一套。”满军坐在后炕上,手里拿着一把扑克牌正和他老爹玩得起劲。

满军爹盘着腿,只是和儿子一递一地出着牌,不爱说话的他一直在听老婆和儿子一句一句地聊着。

“对了,军儿,你姐有没有去看你啊?”满军娘干活还算利索,没多久就把一根根白生生,光溜溜的面就煮到了锅里,冒着热腾腾的气,她拿起手中的筷子一下一下搅和着锅里的面。因为气有点蒸着了眼睛,所以半眯了起来。

“我三个五,爹,你快出。”满军忙着顾和他老爹玩牌,根本没听到他妈说了些什么。

“你妈问你话哩。”满军爹慢慢蹦出一句。

“啥?”满军扭头不屑地又问了一句。

“我问你姐有没有去看你,有没有和你说些什么?”满军娘明显放亮了嗓门儿。

“她才没时间看我哩,她成天就忙着打她的麻将,我姐夫也管不了她。”

“那她老也没去看过你?没和你说咱们村那个大媒人有意给你提一门亲事?”

“没有啊!有人给我说媒?哪儿的?长得啥样?多大了?”

“具体的我们也不清楚,只是说这姑娘才十七,家里穷,但长得相当好看。”满军爹又慢慢吐出了一句。

满军一听这姑娘长得好看,眼睛顿时放亮了,他一扔手中的牌,连忙说:“那就没说啥时候相看一下?我后天就得回去上班,这个月的假也请完了,一时半会我是没法请假也没法休息的。爹,要不你去找找媒人,再好好问问,我明天去相看一下中不中?”

满军爹一脸迟疑,明显有点犯难,他从来不习惯主动上门去和人家说一些好话什么的,这几十年他就像一只蜗牛一样生活在自己的小房子里,习惯了那种小安逸。

“哎呀,爹,你看看你,这有啥不好说话的哩,我二叔家的永军都还没我大,人家说媒的人挤破了门槛,再这样下去,人家孩子都抱上了我也娶不上个媳妇。”满军抑制不住心中的焦急,他一个劲儿地说服着他爹。

热腾腾的面端上了炕,满军迟迟不端碗,他妈给他一筷子一筷子挑在了碗里,放到跟前,可他心里一再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,还在一个劲儿地央求着他爹去找找媒人。

“好了,你就去找找那个大媒人吧!也许这事儿还能成哩?她家穷,这女娃子也不大,如果到咱家来,也好摆弄,要不咱也降服不了人家。”满军妈按耐不住了,说了这么一句。

满军爹还是没有说话,他向来是那种三脚踢不出一个响屁的人。其实谁也不知道他是在愁钱。如果这事真能成,他怕自己那点微薄的积蓄起不了多大作用,到时候去哪里借钱呢?

(2)

媒人带着满军去了那姑娘家,姑娘叫云儿,果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眨巴眨巴得好像会说话一样,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着实是迷人,还有一张粉红粉红的樱桃一样的小嘴,真真是个美人坯子。满军一眼便相中了。

让满军爹更意外的是这家姑娘并没有要多少钱,仅仅六万就什么都包括了。虽然姑娘的妈神智有点不清,可她有个主事的哥哥,得给人家一万彩礼,这是人家强烈要求的,可能嫂子把这姑娘当成了摇钱的树,早就伸长了脖子等着这一天。

总之,没用多长时间,满军就找到一个可心的媳妇,他是心爱得不得了啊!像捡了一颗夜明珠。走路时,口里还不停吹着口哨,脸上晕开了一朵一朵美丽的花儿,霎时感觉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美好得不得了,就连以前他最讨厌得那些人也变得可爱万分起来。

看儿子兴奋的样子,满军妈和满军爹就着手开始筹钱了,他们知道儿子是怎么也舍不得这姑娘了。

“现在咱们还差个两万多,要是你妹妹能给拿个两万,余下的零头就好说了,你和你兄弟那里张一口,咱就不用再和外人张口了,先挪开一步是一步,等他家永军办事的时候咱再还。”满军妈坐在老头子旁边盘算着。

后来,满军爹先去了城里的妹妹家,等他和妹妹一家人把这情况嗫嗫嚅嚅说了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持反对的意见。是的,满军爹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没有出息的庄稼人,特别是在有钱的妹夫面前更觉矮人三分。

“那姑娘那么小,啥也不懂,能和咱满军好好过日子吗?”满军的姑姑说。

“我也不知道了,满军喜欢得不行啊!他说什么也要娶。”满军爹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。

“哥啊,这娶媳妇可不是过家家,孩子一辈子的事情啊!钱我可以给你拿,可你得想好了,我也不好管你,你和嫂子好好商量。”满军姑姑和自己的男人嘀咕了一会儿,给他拿出厚厚一叠人民币。

满军爹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打着鼓,想着妹妹和妹夫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,看那姑娘缺爹少妈的,能是个懂事的孩子吗?回了家和老婆把这些说了一下,老婆想了又想,最后说:“她那人家能有个什么奔头?咱满军比她大六七岁哩,怎么着还拿不住个她?她还能长翅膀飞喽?”满军爹又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,也许老婆说得有道理,看那姑娘应该也没长恶人相。

第二天,他又去了村东的兄弟家。

兄弟和妹妹的口气一样:“哥,咱农村人家是找媳妇过日子,不是看好看哩,现在人家小,到长大了你知道安的是甚心?人大了,心也会大的。这可不是着急的事情啊!”

满军爹显出一脸的愁苦样,圪蹴在兄弟家砖地上,又没了主张。他只说:“满军可看上人家哩,这不,还没订婚,三天两头就往人家家里跑,我和你嫂子也管不了。心想看那姑娘也还行,不像个坏人样,再说她那么小,怎么哄怎么算,又能省下很多钱,要娶别人怕我手里这几万块啥事也不顶,到时候到哪里和人家借啊!”

满军叔叔就挨着他哥旁边的一个小板凳坐着,他想了好一会儿,又说:“可为了省钱,也不能这么着急忙荒的啊!那大媒人说的媒你就那么放心?她妈神智不清,你就不怕遗传过来?再说咱们都是老实人家,可不敢娶太花哨的媳妇,到时拴不住人家的心怎么办?再说,你和嫂子也不能尽惯着满军,他怎么说也还是个娃娃,能懂个啥事啊?”

......

满军爹在兄弟家呆了好一会儿,直到太阳落了山,满军妈才叫了回去。

(3)

最终,鞭炮,唢呐,满军把云儿娶回了家。婚后,满军在城里租了一间小平房,把云儿也带了去,就这样开始了他幸福,甜滋滋的小日子。

他像是娶回一个仙女一样小心翼翼供着。只要老婆张嘴想吃的东西,不逢黑夜白天,也不论路途远近一定要办到。衣服脏了老婆说懒得洗,那满军没有半点怨言就首当其冲。

只要他看着老婆那美丽的小脸蛋,什么苦什么累也没有了。开始几年云儿倒也本本分分。毕竟从她从那个穷苦的家里出来,自己的妈妈神智不清,一直靠着嫂子照顾,想必也没少看人家的脸色。现在到了满军家,满军像个宝一样呵护着,不过才十七的小姑娘,一下子像到了天堂一样,她该是知足的。

第三年,她就给满军添了一个胖乎乎的儿子,满军更是乐了,对老婆更是言听计从,好上加好。虽然钱挣得不算多,结婚欠下的那些债也有他爹妈顶着,他的所有工资就用来为老婆孩子享受。老婆越长大越更显漂亮,也比以前更爱打扮了。刚娶回来时不会化妆,从不买那些杂七杂八的化妆品,可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,瓶瓶罐罐的多了起来,衣服也一件跟着一件地换,花花绿绿好不晃眼。很多时候满军自然心里也有些意见,可他不敢说出来,怕老婆不高兴。

孩子生了出来,需要给他吃给他喝,不过这一切更多的责任落在了满军的身上,换尿布的事情满军比老婆更麻利些,而云儿,不也像一个大孩子一样被满军捧着,照顾着吗?等到孩子断了奶稍稍大了一些的时候,老婆就总有太多的理由出去,一会儿说是逛街,一会儿又说姐妹们一起玩,她总嫌在家里孩子闹腾,满军纵是满肚子气也不敢发泄,只要他一说过份的话,老婆就给他扔一句:“你嫌我?你嫌我我给你走。”满军怕老婆走,真真的怕。

(4)

二叔家的永军也要结婚了,听说是邻村的一个女孩子。

结婚那天,满军带着云儿也回去了,云儿打扮得好不抢眼,本来满军还有点不高兴她那副有点妖艳的打扮。可当她和永军的新媳妇站在一起的时候,心里就有说不出的自豪。自己的媳妇怎么越看也是越顺眼,连新娘都比得逊色不少,永军的媳妇长得也就一般般吧!光就那黝黑的皮肤就和云儿没得比,看看云儿白皙的脸宠嫩生生得叫人怎不是喜爱不已?

满军还是对云儿好得不行,上班再累,回到家里也得照顾孩子,甚至还得给老婆做饭,老婆心情好的时候可以为她做上一顿可口的饭,心情不好,他就只能当爹又当妈。

一个孩子的时候还凑合着能行,可没过几年,云儿又为满军生了一个女儿,这儿子有了,女儿也有了,可谓是美美满满的一家人。然而云儿也开始三天两天不着家,问她,她也不说个来去,用眼一白满军,然后扔一句:“就你挣那两个烂钱,有什么资格管我?”满军也没了主张。女儿出生时,儿子已经上了学,本来指望云儿好好呆家里把孩子照顾得好好的,捱到全上了学就好些了,可最后竟然是满军三天两天得在家里看孩子,云儿总说要出去做这做那,人家不管孩子,他不管怎么办?后来,满军就想把女儿送回到村子里让他妈帮着带一带,管不了自己的媳妇,能想到的也只有他妈了。

羊角风病治疗研究中心
外伤性癫痫怎么治好
癫痫病人发作根本原因

友情链接:

灯尽油干网 | 礼品书签 | 我乐家具 | 螺蛳湾商城 | 疯狂翻译 | 中医按摩手法 | 结义獒园